之前很奇妙的天天刷tag从没看过《折叠世界》这篇文,看到了出本消息才匆匆忙忙地买了,还好幸运的没有错过这么好的故事【拭泪】
也因为没有从一开始就追连载,而是直接拿到一整本就一次看了个爽,那感觉别提多震撼了qwq
“相爱的人拥抱着彼此,他们看到了星空,花海,洋流,云层,他们看到了成千上万的茧在同一刻孕育出蝴蝶,它们展翅,扇动的风暴迷了周泽楷的眼。”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blue birds fly.
无数个世界,他们终将相爱。
@云狐不归

打火机:

《全职高手》的主角换人了?




我啰嗦几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认为所谓官方对叶神不上心并非只因为广告这一件事。全职高手动画叶修兼用卡占比最高,崩得最多(各种意义上的),性格人格塑造可谓糟糕透顶,足见官方对这个人物既没有喜爱也没有上心。官方微博发海报图,叶修连个单独的海报图都捞不到——在其他人都是单人的情况下。现在又来这么一出,这个月还是叶修生日。还有其他许多细碎的小事,或许你们以为不是什么,然而我玻璃心,我小题大做,我心灰意冷,我不知道我花那么多钱为什么只换来官方对叶修这样的对待。我读惯了《全职高手》这本大男主起点小说,他不被捧在最高处我就受不了。


微博上我已经和官微私信。新订的正装立牌还没发货,我现在就去投诉一通,然后退货。其他的,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了。


蝴蝶蓝的存在是我唯一没有删号一走了之的理由,5月29日他还要发叶修的总结,我很期待。以后有钱都会直接打赏给虫爹了,再给所谓官方花一分钱,我是傻逼。

叶神生日快乐!

我有那么那么那么那么那么喜欢你!!你真的超超超超超可爱。温柔又强大,强大又温柔,生日快乐,祝你在你的征途上越来越好♡

【叶修中心】关于无论如何都没有偏差的脑残粉行动纲领

啊啊啊爆哭

悠悠堇:

        补档,粉丝视角。


 


        00


 


        我叫陆仁贾。


        是一个路人甲。


        我粉叶修很多年了。


        我一直以脑残粉身份自居。


        并且深以为荣。


        关于叶修的故事,我可以跟你讲个三天三夜。


        啥?你也可以?


        放屁,我才是脑残粉的精神领袖。


        你们这群垃圾。


 


 


        01


 


 


        最开始的时候,我是个喜欢泡网吧的初中生,当时荣耀联赛才刚刚开始。


        你们知道的,当时一叶之秋可拉风。


        玩荣耀的人里有一半都是他的粉丝。


        我当然也不能免俗。


        虽然起初有点跟风的嫌疑,但是经过一个赛季之后,我完全被一叶之秋折服了。


        操作水平牛逼到不像话。


        又从不在人前露面。


        神秘莫测,扑朔迷离。


        简直比武侠玄幻修真小说里的虚拟人物还要酷炫。


        因为叶修他啊,是真实存在的。


        不过那个时候他的名字还叫叶秋。


        那个包揽三连冠的叶秋。


        那个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叶秋,积累了荣耀迷中最庞大的粉丝群。


        也暗自滋长了荣耀迷中最庞大的黑粉群。


        尤其是一些其他战队的死忠粉,对叶秋憎恨更甚。


        这点你们看霸图粉就知道了。


        每次都被嘉世从季后赛里送出去,恨叶秋恨得诚恳,恨得日月可鉴。


        恨到山无棱天地合,也不敢与君绝。


        当时我作为一个叶粉完全不理解那些黑粉为什么要针对叶秋呢,技不如人难道就要怪我们叶队长太屌咯?


        简直不可理喻。


        还有点暗爽。


        我们队长果然是无敌的嘿。


        但是后来我有点明白那些人的心情了。


        因为第四赛季的时候,嘉世输了。


        叶秋输了。


        我当时完全不可置信。


        叶秋是神啊。


        神怎么可能会输呢?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


        为什么那个季冷的舍命一击居然命中了?


        这不公平。这只是他碰运气而已。


        这个季冷实在是太讨人厌了!


        我知道这种想法是不讲道理的,是对选手的不尊重。


        但是我根本抑制不住自己心里膨胀的负面情绪。


        妈的,叶秋怎么可能输呢。


        那是我第一次稍微有点理解黑粉的情绪了。


        人都是护短的。


        人在感性上都是不讲道理的。


        没有人能心平气和地接受支持的热爱的选手的失败。


        甚至比选手本身更在乎得失。


        所以说我是个脑残粉啊。


 


 


        02


 


 


        叶秋的状态越来越差。


        这是群众的说法。


        但是像我这种脑残粉是不会相信的。


        我想像我这样自从第一赛季就看着叶秋比赛的脑残粉一定不会认可外界的这种说法。


        傻子都看得出叶秋在个人赛的时候发挥得还是那么无法无天。


        只是在团队赛的时候表现得有点力不从心。


        作为一个脑残粉,我只是一直看着叶秋而已。


        所以我能知道,叶秋没有变弱。


        但是嘉世为什么赢不了呢?


        我却没有头绪。


        我只是越来越暴躁,面对网上那些铺天盖地的对叶修的质疑,气得敲坏了好几个键盘。


        要不是当时成绩还不错,估计爸妈要把我吊起来打。


        黑粉的得意,老粉的离开,脑残粉却留了下来。


        因为一直在看着你,因为你在这里。


        因为你是叶秋。


 


 


        03


 


 


        无论如何都相信你。


        这种话听起来脑残,却包含着我们这些脑残粉的深情。


        直到第八赛季中段,叶秋宣布退役。


        我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当晚去买了一打啤酒大喝了一顿。


        室友差点没被我吓死。


        毕竟我是一个很少喝酒的人。


        然后喝着喝着我就开始哭。


        室友差点把我送到仁爱医院——我们这附近的精神病医院。


        哭着哭着我就开始吐。


        然后室友们都远离了我。


        真是没有同窗情室友爱。


        我觉得特别难受。


        你们一定不会懂的。


        在所有人都为他的往日辉煌鼓掌的时候,我却觉得他一定不甘心。


        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因为我一直看着他,整整七个半赛季。


        有什么东西透过液晶屏幕传达给了我。


        叶秋是个怎么样的人,连他的脸都没见过的我可能没资格说。


        但是他是不会在这种时候就离开的人。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因为我是他的脑残粉。


 


 


        04


 


 


        很长一段时间我活得浑浑噩噩,还经常翘课。


        室友一号跟我说今天大英点名我不在。


        室友二号跟我说今天高数点名我不在。


        室友三号跟我说你这样下去可不行。


        我当然知道不行。


        这还用你说。


        但你他妈好歹给我点时间疗伤啊。


        老子现在的心情就像失恋了的青春期少年。


        还是初恋。


        说了你们也不会懂。


        烦人。


 


        过了几天,我开始恢复正常的作息。


        我不关心一叶之秋由谁来继承,也不关心接下来的嘉世该怎么走。


        我以后都不会关心了。


        每周也不再守着电脑或电视看直播。


        这让我的室友们,还有父母都觉得很不习惯。


        毕竟我以前每周都必须要一分不差地看完嘉世的比赛,谁阻止我我就和谁急。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


        日子还是这么过,只是少了点以往七年坚持下来的念想。


        然后全明星周末来临了。


        以前我总是仗着自己还挺优秀的成绩提出要去开全明星周末的城市,目的只是为了在人群中看到叶秋一眼。


        当然,我不知道叶秋的长相。


        但这也代表我可能一不小心就会偶遇他也说不定。


        即使偶遇了我也认不出。


        但是面对今年主动提出要给我买机票的父母,我却拒绝了。


        他又不会在,去了有什么意思。


        三天后我真想抽死自己。


        当我无意间从室友口中得知某神秘男子在全明星周末使出“龙抬头”的时候,我紧紧抓住室友的领子让他再说一遍。


        室友都快被我勒得窒息了。


        你冷静点。


        室友这么说道。


        冷静个屁。


        老子都快欣喜若狂,就差没下楼裸奔来庆祝了。


 


        对啊,他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这是叶秋啊。


        怎么会离开呢。


        我看着现场转播的视频,看着那个叶秋多年未使出的招式重出江湖的那刻。


        我很没出息地哭了。


        作为一个男人,哭得像个智障。


        稍微有点丢脸。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叶秋还在,那让老子天天哭成狗也没关系。


        不过韩文清那句“我等你回来”就让人有点不爽了。


        身为叶秋脑残粉,和霸图那旮旯的所有人都是阶级敌人。


        他这么说是想软化我身为脑残粉的内心吗?


        不可能,我的心脏坚硬如铁。


        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感动。


        可能那就是男人的友情吧。


 


 


        05


 


 


        嘉世第八赛季被淘汰了。


        没人料想到这个结果。


        也没有人会想到叶秋将和嘉世在挑战赛上狭路相逢。


        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嘉世竟然那么不遗余力地抹黑叶修。


        是的,现在是叶修了。


        虽然不知道他当初为什么要用叶秋这个名字,但反正叶修这名字也一样很酷。


        什么,酷在哪里?


        脑残粉的思路需要有逻辑吗?


        总之,我想说的是,看到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嘉世粉的人拼命灌水黑叶修的时候,我很生气,气到想哭。


        你们这些傻逼怎么能算嘉世粉呢。


        你们要是嘉世粉的话怎么会忘了让你们沾沾自喜的三连冠王朝是谁缔造的呢。


        你们要是嘉世粉的话怎么会忘了那个在最初的几个夏休期嘉王朝公会一有谁有困难就立刻来帮忙的嘉世队长呢,


        你们要是嘉世粉的话怎么会忘了你们曾经的队长从来不辩解不为自己澄清的性格,怎么忍心用最恶意的心思去揣测他的沉默呢。


        妈的,老子真想把你们送回去回炉重造。


        但我知道这不能怪他们。


        因为我们之间的主次不一样。


        他们是嘉世在前,叶修在后。


        而我是叶修在前,嘉世在后。


        但是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嘲笑,怎么质疑,我都相信叶修一定会赢。


 


 


        06


 


 


        然后他们赢了。


        叶修赢了,兴欣赢了。


        我告诉自己不能哭,眼泪要留到兴欣在第十赛季夺得冠军的时候。


        什么?你说哪有新战队会夺得冠军的,别搞笑了?


        呵呵。


        脑残粉的想法你别揣测好吗。


        你看我们队长在之后也说了,目标是冠军。


        我们队长说要拿冠军,那就会拿冠军。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于是,经过坎坷曲折的常规赛,还有季后赛的前两场,兴欣真的站上了总决赛的舞台。


        虽然总决赛第一场输得很惨。


        但是不是还有两场吗?


        这不是盲目乐观。


        而是我们队长还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我们脑残粉怎么能服软呢。


        哦哦,周泽楷和叶修对上了,那些弱智媒体又要打上前后第一人对决的噱头了。


        真是讨厌。


        尤其是轮回那边的粉丝们,似乎已经笃定周泽楷会赢似的,连胜利横幅都准备好了。


        搞笑。


        赢的明明就会是我们队长好吗。


        然后我们队长果然赢了。


        轮回粉说轮回队长虽然不太会说话但是从不会辜负他们的期待。


        但其实我们队长才是,整整七年半在沉默中前行,却从未抱怨过一句,当他一步步走回这个舞台,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我回来了。


        就好像他受过的冷遇和苦楚都不算事。


        真是让人一边鼻子酸死,一边忍不住抬头挺胸。


        这是我们的偶像。


        从来不会让我们失望。


 


 


        07


 


 


        当叶修以一挑三赢得终场胜利的时候,我果然又哭了。


        泪腺崩坏原来是这样一种体验。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眼泪和欢呼都是属于我们的。


        这一刻,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大喊他的名字。


        他叫叶修。


        一个非常屌的人。


 


        成长的过程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是我原本觉得叶秋是神,后来才发现他也会失败也会遇到挫折也会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


        可即使如此,他还是那么从容不迫地,一步一步地重新走回了他应属的地方。


        他也许不是神。


        但是他是贯穿我的童年、青春期、青年时光的英雄。


        让人无论何时,都能以他为荣。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08


 


 


        我是叶修的脑残粉。


        并且深以为荣。


        你呢?

花楚叶修中心【总目录】✧(≖ ◡ ≖✿)

太爱花楚太太了…!!!!!

花楚狸霖:

我们先定个小目标,写它个一亿字,爱老叶个一万年


正在贩卖的本子:


TB链接☞:二刷预售/全职/ALL叶/文本/DEVOUR by花楚酒霖/预计五月下发货


周叶个人志《双王》二次预售链接


连载中:


1.【周叶】荆棘鸟(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


2.【周叶】不良嗜好(1)(2)(3)(4) (5)(6)


完结:


长篇:


2、【周叶】双王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


1、【all叶】Devour


【1】【2】 【3】【4】 【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完结】【番外1】【番外2】


中篇:


4.【喻叶】夏光与星海(上)(中)(下)


3.【喻王叶】【喻王叶】Eternal Love(上)(下)


2.【喻叶】Don't cry, Thames (上)(下完结)


1、【周叶】深海(1-2)(3-4)(5)(6)(7)(8-9)(10)(11-12)(13-14)(15-16完结 )


贺曲:


1.《Devour》完结贺曲


短篇+脑洞:


18.【喻叶】醉酒


17.【双叶】心火


16.【全职】我们领队每天都是假领队


15.【君莫笑X叶修】他和他


14.【周叶】屌起缘深


13.【韩叶】越界


12.【王叶】岁月之间


11.【喻叶】北极星


10.[黄叶]No patience, no love


9.【周叶】枪王大大教你正确勾搭叶神方式


8.【韩叶】Hello


7.【喻叶】跨越万千瀚海


6.【all叶】话说那七夕前夜,爱的修罗场(≖ ‿ ≖)✧


5、【黄叶】总裁一叶,黄值千夜(上)(下)


4、「伞修/清明脑洞」因为我想你(一发完结)


3、【喻叶/微博体】喻队生贺“绯闻”


2、[all叶]叶神,约吗?之 《11.11叶修的一天》

这就是他啊!

.:

有时候想想
音乐市场这几年有多难
大家都知道

演唱会挣得钱
说真的
接个剧
接个真人秀
分分钟就挣回来了

但是 还是一场一场 坚持开下来了

不同那些 说着我有音乐梦想的人
他真的 付出了很多 去追逐这个
在当下 在很多人眼中 可以说是「无稽」的梦想


人生很难,比任何事都难

但我们总要坚持,都要坚持

肉仔仔:

你们要加油哦!

总有喜欢的大大忽然退坑。

唉。既然来了。既然喜欢。又为什么要离开呢。而且走的那么彻底。说好的爱呢。人走,茶未凉,坑还在。

臣一百个附议

.:

朝天子真好看。

.:



陵越负着长剑,走过山道。


阳光穿透树荫,洒下零星光点。


山坳中,乳白色的雾气缭绕。


溪涧无声流淌,透明的溪水上漂浮点点花瓣。


藏在深山里的一树花,不知道什么时候绽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凋谢。经过的路人偶尔会闻见一缕暗香,循香而去,却见不到它的踪影。

 


陵越沿着溪水而去,绕过一片山石,却看见一个小小少年坐在溪水边。少年穿着淡青的衣裳,系着朱红的腰带。脚踝发肿,衣裳的下摆也沾染了湿泥。


陵越走过去,脚步声惊动了少年,少年回头的姿势灵敏又轻快,仿佛一只随时跳起来逃走的小鹿。


他的脸上写满了倔强与戒备。


陵越温和的说,你不要怕,我是昆仑山天墉城的弟子,你……受伤了?


少年看了陵越一会儿,方才说,我不小心跌倒了,扭伤了脚。


陵越看见了少年腰带上垂下来的六安玉佩。黄金打成了薄薄的金箔,又用金箔勾勒出云纹,便说,你是这山上乘寿宫的弟子?


少年点了点头。


陵越说,我正要去拜见乘寿宫的主人,不如,我送你回去?


少年摸了摸脚踝,说,可是,我走不了。


陵越说,你若不介意,我背你?


少年皱了皱眉头,看来是不情愿。


陵越很温和的说,我比你年长几岁,照顾你是理所应当。况且你现在受伤了,我们修道之人,理应彼此扶持,彼此照顾。


少年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陵越便将少年背在了背上,往山顶走去。




少年细细的胳膊围住陵越的脖颈,说,仙长如何称呼。


陵越笑道,我叫陵越。


少年说,我叫玄都。


陵越背着玄都走了一会儿,说,仙长师从天墉多久?


陵越说,我自出生便拜入天墉门下。


玄都说,看仙长如此风范,想必已经潜心道法多年。仙长的年纪,想必也是大出我一大截。


陵越失笑,说,对,我已经很老很老了。


玄都问,有多老?


陵越说,好几百岁。


玄都小小声的嚯了一声,说,那真是很老很老。


陵越唇角染笑,面如玉璧琢成,这一笑,宛若玉石光华流转。


玄都又问,仙长漫长岁月之中,可遇见过心仪之人?你们……我是说咱们修道之人,是否真要断绝情爱之念?


陵越失笑,你小小年纪,也就懂得了喜欢?


少年皱眉,说,年纪小怎么了。喜欢一个人便是喜欢,心中一念,与年纪有什么相干。


陵越说,你说的是,这倒是我说错了。


少年说,那么仙长……仙长有喜欢的人么?



陵越没有回答,背着少年,踩着溪上白石而过,走到了溪水的对岸,回头对那少年说,可闻见了什么?


少年不解,深深吸了口气,倒是闻见了陵越颈间的淡淡气味,不由得红了红脸。结结巴巴说,闻、闻见什么?


陵越说,乘寿宫四季如春,山下的花还没有开,此处却已开得正好。


少年听陵越这样说,果然也闻见了若有似无的甜甜香气。


少年顺手摘下,握在了手里。



少年搂着陵越,看着陵越的侧面,轻轻说,如此说来,仙长没有喜欢的人罢。


陵越反问,你有么。


少年说,我……我想有。


陵越问,想有?


少年说,我想有一个喜欢的人。我若是喜欢他,便陪他游历山川景域,我若是喜欢他,便为他去摘东海最大最明亮的珍珠,为他去取昆仑山的烟雾云霞,带他去傜山,去……总之,我要为他做一切能让他开心快乐的事。


少年带着一丝呢喃,说,我……我便当着他的面,告诉他。我喜欢他。


陵越此时停下,放下了少年。对那少年说,乘寿宫就在前面,你照顾自己,我去了。


少年看着陵越离开,握了握拳,想开口,却又不开口。眉心中,宛若花放一般,缓缓绽出一抹血滴似的红痕。


陵越却停下脚步。


少年注视陵越的背影。


陵越说,我若是喜欢一个人,就背着他涉水,过山,与他一起闻一闻春日里的花香。






陵越没有回头,并没有看见那少年已经褪去了变化的形态,变回了原本的青年模样,朱袍黑发,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背影。


陵越说完这一句,便再度走去。




初春的风软软吹过两个人的面颊,像是离别的情人的吻。有一点点的温柔,也有一点点的悲伤。





这种人真是令人厌烦透顶

悠悠堇:

我真的很好奇,最近是随着春天开始出现了一波被新孕育的反装忠吗?
转转自己的lo冷静一下。
好几个月过去了,悠悠堇都辟谷了,有些人还是没有进步。


少女董:



悠悠堇:







动漫的人设和分镜出来后,大概就是有几家粉舔有几家粉贬。








但是对自家人设有意见就算了,为啥抱怨中要顺便带黑一黑我们老叶?








第一种:我们XXX画得太崩了,应该balabalabalabala才对,顺便不能因为捧主角就把叶修画得那么帅。








第二种:我虽然是叶粉,但是叶神明明是虚胖烟瘾颓废嘲讽宅男,应该头发更凌乱衣着不讲究。








第一种酸一酸也就算了,第二种是哪里派来的叶粉,你怎么好意思讲自己是叶粉。








老叶什么时候成颓废宅男了?他本来就不是我谢谢你啊。








随意不代表不梳洗吧,难道老叶应该天天顶个鸡窝头穿个还有泥土渍的T恤就叫符合原著啊?








你硬要装叶粉就随便你了,但你别代表叶粉哦,我谢谢你啊。








 








顺便原著的确有写过虚胖脸这个设定,但是只提过一次(没有小肚子)。








关于虚胖脸我拿自己的经验不合理地分析一下:熬夜肯定会导致脸浮肿,显得看上去有点虚胖,这我有亲身经历(很多次),我经常因为熬夜导致第二天早上要出去就得找冰袋敷脸外加喝清咖消肿(……)。








 








最后关于老叶的外表究竟如何评估,我们应该拿原著说话,以下事实根据来自可爱又有才的打火机太太:








 








原作只描写过虚胖,还很有可能是作息不规律造成的。至于原本的长相,冯主席认为叶修可以成为联盟形象代言;陶轩一直希望叶修做广告;老板娘认为叶秋弟弟风度翩翩,令人炫目,却还是没立即分辨出两者;蝴蝶蓝说过叶修必须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