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ABO】狗血之庭 - 18 -

这篇对于乐乐和老叶的描写真的…太好了qwq

悠悠堇:

        痛下决心要专心写这篇,不再老是摸些有的没的的短篇了(。别信


        长篇为什么那么难写,那些专门写长篇的写手真令人钦佩。


        太久没更新这篇了撒撒土。










        在兴欣悠闲自在地休假期间,网络上,荣耀粉丝群乃至职业选手间都引起了轩然大波。理由无外乎是刚离开嘉世时的叶修的“悲惨遭遇”被曝光,导致群情激奋,一时间对嘉世的声讨盖过一切。


        再联想起之前嘉世单方面虽不明显但带有导向性的对叶修的抹黑,嘉世的形象毫无疑问已经跌到了谷底。


        网络上一边倒地痛斥辱骂嘉世,在嘉世的官微下质问忘恩负义的到底是谁?看到这些的陈果感觉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之前为叶修感到的委屈也稍微得到了宣泄。


        陈果抽了抽鼻子,欣慰地朝叶修看去。


        这个时候的叶修刚泡完度假村的温泉,蒸了桑拿,然后磕了个温泉蛋,正在跟魏琛比谁能一口气喝完可乐然后不打嗝。


        “……”


        陈果是这样想的,她对叶修的崇拜、钦佩、心疼、感激,在看不到他本人的时候总是非常浓烈,但是看到本人后,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把我的心疼还给我你个混蛋!陈果面无表情地接受了叶修一口闷可乐的邀请。


        “我说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表个态。”陈果问叶修,兴欣现在也开通了官微,不少人都在第一条官方微博下向兴欣讨说法,询问叶修的情况。陈果觉得有些感动,也有些感慨,熬了那么久,终于熬到这一天了,她迫不及待地想把之前嘉世的种种恶行全部一股脑地告诉世人。


        被曝光的仅仅是那么一点点,连冰山一角都称不上,陈果还不满足。


        “有那个必要嘛。”叶修却没什么反应,“多大仇啊。”


        陈果一哽,她嘟囔道:“你怎么总在这种地方那么大度。”


        叶修笑道:“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翻翻现在那些批判嘉世的人的微博,一半以上说不定之前还在骂我呢。大部分人也就看个热闹,过过嘴瘾,哪有那么多人真情实感地对这些事感兴趣。”


        陈果一呆,她忽然有点惭愧。


        她也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叶修的了解说不定也只是冰山一角,叶修那些年遭遇的不公和冷遇,她也根本不可能完全知道,她自诩了解,其实也不过是流于表面。


        那些更深层次的苦楚,她大概永远不可能知道,因为这些东西叶修从来都不会跟别人说。


        她认为被诋毁过后应该事无巨细地还原真相,洗清自己的冤屈,顺便要让始作俑者背负报应,最好要让恶人万劫不复,不然就不解气。


        陈果下结论:“以德报怨真不像你的风格。”


        叶修一脸听了大笑话的表情看她:“以德报怨?我?噗……”


        陈果莫名脸红,为掩饰便加大音量:“怎么了!”


        “抱歉,先让我笑一会儿。”叶修擦了擦眼角,似乎真笑出了眼泪,“我可没你说得那么傻逼。”


        喂喂,以德报怨是高尚,怎么成傻逼了,给我向古往今来那些以德报怨的名人道歉!陈果脑内吐槽。


        “但是你不觉得这种事特别没意思吗。”叶修笑完了,咳了一下说道,“老板你赞助拉到了吗?下赛季要用的银装有着落了吗?阿宁打电话来说网吧里坏掉的那几台主机都修好了吗?我们可是很忙的,哪有空管这种事。”


        陈果再次感觉到叶修仿佛跟她隔了好几重境界,甚至不是生活在同一个次元。


        叶修有时候总给她一种就差半步就能飞升成仙的感觉。


        旁人的议论和看法都没办法动摇他分毫,这看起来很容易,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却少之又少。


        陈果忽然觉得有点骄傲。如果说之前作为叶秋粉的她是因为叶秋得到的荣誉而感到骄傲,那么现在作为叶修同伴的她会因为叶修是这样一个人而感到骄傲。


        她不再去想嘉世的事,一门心思地筹划兴欣的未来。






        这几天叶修不断收到各路不熟人的问候,都在对他的悲惨过去表示同情,但也只有不熟人会对此表示同情,老熟人都知道叶修其实是不高兴的。


        比如黄少天,这几天一直在跟喻文州啰嗦:“老叶现在心里肯定特不舒服,那几个媒体没经过他同意就做这种报道,他现在肯定烦死了。”


        “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也是没问过叶修的想法就说了那种话。”喻文州指的是前几天他在媒体面前对这件事发表的看法。


        “对了,说到这事我还觉得挺奇怪的。”黄少天一边看着电脑一边问喻文州,“没想到你会做出那种针对性那么强的发言,真不像你的风格。”


        “不像我的风格?”喻文州笑,“少天,你这话有失偏颇。”


        这毫无疑问是他的风格,当事关叶修的时候,他的一切迂回的技巧和理性的看法都无处可寻,虽然有点不受控制,但是没关系,如果对象是叶修的话。


        关于叶修的事,别说是粉丝了,这几天就连各职业战队也一直都在讨论,而最为了解叶修的莫过于老将云集的霸图。


        韩文清在叶修刚退役时的窘境爆料之后就对着媒体说出了“这是耻辱”,因为他真的感到气愤。


        因为以他对叶修的了解,叶修是绝对不希望这件事占据各大电竞新闻版面,成为人人争相谈论的话题。叶修不介意别人知道他住在这种地方,但是他不希望有人在这种事情上大作文章。


        其实叶修本人的想法很简单,如今的嘉世的确有很多错误的地方,但是这与他住在哪里根本没关系,他住在储物间也好,或者流落街头也罢,这都跟嘉世没有关系。


        舆论就是抓住一个博人眼球的爆点,煽动群众,做出导向,而那个爆点往往并不是事件的真正核心。


        之后的新生战队记者会上,叶修终于对嘉世和他之间的种种问题做了第一次回复。


        没有落井下石,没有回忆当初,没有指责什么,他只是说,我对曾经的伙伴感到痛心,但是嘉世永远不会倒。


        几句话轻描淡写地带过好多年。


        嗯,可以,这很叶修。






        回到H市以后,魏琛在叶修以前居住的储物间门口托着下巴站了好一会儿,包荣兴看到后兴高采烈地跟着一起看,路过的莫凡看到这场面一呆,原本想直接走开,又忽然想起以前叶修似乎说过他太不合群,脚步一顿,也跟着站在原地看了起来。


        于是等陈果上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群人沉默地站在储物间门口的场面,她吓了一跳:“怎么了?”


        除了魏琛以外的人并不知道怎么了,只有魏琛幽幽地开口:“我在想,要是在这里竖一个牌子,写上叶修故居,会不会有很多人买票来圣地巡游。老板,这是商机啊。”


        “……”陈果竟无言以对。


        此时叶修也走上来了,见大家都在围观储物间,也有点奇怪:“这是怎么了?”


        包荣兴大声回答:“报告老大,我们在老魏的带领下参观你的故居!”


        “……”叶修看了魏琛一眼,“老畜生又皮痒了?”


        魏琛怒:“你个贱人是不是又欠干了?”


        陈果大怒:“你这是跟Omega说话的态度吗!道歉!”


        魏琛萎。


        “我和沐橙去趟对面。”叶修跟陈果说。


        陈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苏沐橙还有很多东西留在嘉世的宿舍。


        到了对面,叶修让苏沐橙先去整理,然后自己走进了训练室,看到了背对着他的陶轩。


        直到叶修出声,陶轩才发现了叶修,他一惊,然后别过头去。


        两人随便说了点话,一起抽了根烟,然后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期间邱非来了,叶修看着他笔直的脊梁久久不能回神,对于这个孩子,他是有歉意的,也比其他后辈投注了更多的心血。


        他很在乎邱非的未来,但是这并不是他所能决定和左右的事。


        而且,他相信邱非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训练室还是那间熟悉的训练室,但是除此之外一切都改变了。


        嘉世终于成为叶修再也不会回去的地方。






        “我回来了。”叶修和苏沐橙还有关榕飞回到了上林苑,客厅里正在吃西瓜的众人行注目礼。


        包荣兴捧着一半没切的西瓜跑过来邀功:“老大,我给你留了一块最大的!”


        “什么留了一块最大的!”魏琛很生气,“你根本是直接抢走了一半!”


        叶修笑着摸了摸包荣兴的头:“做得好包子,以后一滴西瓜汁都不要给老魏留。”


        “好的老大!是的老大!”


        “叶修你这个贱人!”魏琛的喊声相当凄厉。


        这时候叶修感觉有人在扯他的袖子,一歪头,发现关榕飞正一脸渴望地看着他:“千……机……伞……”


        “哦。”叶修揽过他,朝正起身的陈果介绍,“报告老板,我捡了个技术人员回来,你看怎么安排?”


        “啊?这种东西怎么能随便乱捡。”陈果吓死。


        “没关系。”叶修耸肩,“反正我不捡别人也会捡的,还不如让我捡。”


        陈果诚惶诚恐,他们兴欣真的急缺这样的人才,恨不得烧三柱高香把人给供起来。


        可是关榕飞根本不管这些,他的眼里只有千机伞,和千机伞。


        总之无论如何,兴欣的技术宅分组终于可以开起来了,这点还是很不错的。


        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于是陈果更有动力了,雷厉风行地把网吧二楼改成训练室,代替空间已经不够用的上林苑。


        然后,第九赛季的最终决战终于开始了。


        霸图对轮回。


        老将对新生血液。


        最终结果,轮回卫冕成功,达成二连冠。


        记者会上,最受瞩目的张佳乐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他在这个赛季受尽诟病和冷嘲热讽,最终依旧没能拿到冠军,一些张佳乐本人的粉丝都不敢想象之后他会受到那些本来就等着看他笑话的百花战队粉丝怎样的嘲笑。


        亚军,又是亚军,还是亚军。


        张佳乐开玩笑说自己早就习惯了,但是这一点都不好笑。


        有记者提到了叶修,张佳乐一愣,嘟囔道:“糟糕……肯定会被这家伙嘲笑吧。”


        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是他居然隐隐有笑意。


        记者再想多问,他却不回答了。


        其实在职业选手中,以前会用三亚来开张佳乐玩笑的真的没几个,因为只要是职业选手都清楚,这其实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


        没有运气,听起来似乎很玄幻,但是却实实在在地发生在张佳乐的身上。


        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一些人,并不是实力不够,也并不是不够努力,但是运气总是不济。


        这其实是很让人无奈的事,根本不可能拿来开玩笑。


        但是只有叶修,他会对张佳乐说:唷,你又是亚军啊。


        真是非常烦人。


        但是张佳乐却不会因此而对叶修产生不满。


        因为要张佳乐说的话,整个职业圈,再不会有比叶修运气更差的人了。


        从第五赛季后段到第八赛季前段,叶修的处境到底有多糟糕,只有身为职业选手的人才能感觉到。不知道多少次有别的职业战队向叶修许诺更好的条件更好的资源,但是都被拒绝了。


        张佳乐一直搞不懂叶修到底在坚持些什么,坚持到最后赔光了最好的年华,张佳乐想,如果是他站在叶修当时的处境,他一定毫不犹豫地就转会。


        后来他有点懂了,叶修他把自己的所有都赌在了嘉世身上。


        但这就像是用一切资本赌一个赔本买卖,只可能吃亏,根本没有转机。


        然后叶修就那样净身出户,失去一切,重头再来。


        这样耗尽心力的重新开始到底折损了多少他原本的职业生涯,张佳乐根本不敢计算。


        所以说,叶修这家伙运气真是差到一定境界了。


        所以说,张佳乐从来不觉得叶修是在挖苦他。


        反而像在说,靠,我都这么惨了,你这个得了亚军的家伙还不知足?


        所以后来第十赛季兴欣获得冠军的时候有人问他,叶修刚一重回联盟就带着草台班子直接拿了个冠军,你不觉得不公平吗?你是不是很嫉妒他?


        张佳乐觉得自己真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不公平?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公平过了?


        但是叶修的一切荣耀都是他应得的。


        况且,这傻逼可是比我还苦命。


        嫉妒?


        有什么值得嫉妒的?


        这么辛苦才得来的荣耀到底有什么值得嫉妒的?


        如果举办全荣耀最不运大赛,张佳乐觉得自己可能还只能当个亚军。


        靠,都怪叶修那傻逼。








        - E4 ▪ end -

评论

热度(1537)

  1. 雅痞y枭锋 转载了此文字